| |

总书记回信一周年!在北大读懂中国!

一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给来自32个国家的45名北京大学留学生们,回了一封信。

2021年5月,北京大学留学生代表给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写信,讲述他们在中国学习生活的体会感悟,并向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致以美好的祝福。6月21日,习近平主席给北京大学的留学生们回信,鼓励他们更加深入地了解真实的中国,把想法和体会介绍给更多的人。

值此习近平总书记给北京大学留学生回信一周年,及纪念新中国北大来华留学教育70周年之际,为当代来华留学青年学生学者展示在中国研究方面的阶段性学术成果及心得体会提供良好平台,以学术促交流,以交流促融通,进而更好地读懂中国、理解中国、连接世界。

莫言题名论坛名称和题赠

本次论坛收到来自27个国家18所高校的留学生学者高质量稿件66篇,组委会邀请22位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组成专家评议组审阅稿件,最终评选出15篇在全球视野下具有代表性、先进性与实践性的优秀论文做报告分享。来自42个国家、48所国内外高校的200余位学生学者齐聚云端,共享学术盛宴。

一场穿越世界的交流

在这座开放的园子上演了七十年

七十年来

一代又一代外国留学生

来到北大这座园子

持续上演着“生活在别处”的精彩

他们书写下故事,也成为故事本身



当你穿过世界,来到北大

书写一个与远方彼此成就的故事


01 故事的底片

“想要更好地了解中国,就要在必打卡地之外,走进中国乡村,吹吹乡村的风,触碰乡村的土,与村民交心,只有这样,才能看到一个真实而全面的中国。”

1987年出生的安泽,是拉脱维亚的俄族人,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十五年,就快要超过她在故乡拉脱维亚的时间。

中学时期,安泽对中国的感觉是“遥远而神秘”。印象里的中国,是成龙电影里的中国功夫,还有当时拉脱维亚电影院播放的《十面埋伏》。

和中国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学校老师邀请已经毕业的学姐来做讲座。学姐在中国参加了长城马拉松,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拿着洗出来的照片给同学们讲述中国见闻。讲台下的安泽感觉很奇妙:“我认识了宏伟的长城,但却不知道长城在哪里,感觉离自己很远。”

大学时,语言天赋很强的安泽选择了拉脱维亚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亚洲学专业。2007年,中国举办汉语水平比赛《汉语桥》,安泽作为拉脱维亚唯一的参赛选手前往中国。在主办方安排的北京游览中,她亲眼看到了长城,比在学姐照片里的更雄伟。

回到拉脱维亚大学后,安泽把到中国读研究生定为下一阶段目标,回家就听中文磁带、看中文电视剧;在电影院打工,休息时就练习写中文。2008年,她正式来到了中国求学。那一年,北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安泽和朋友在围栏外远远地观望鸟巢亮灯,在王府井大街的屏幕上全程观看了奥运会开幕式。

由于对中国的好奇心和兴趣,加上相当不错的汉语水平,安泽受邀中国各地方电视台,成为外籍电视主持人。她跟随各类节目组,行走在中国的角角落落:在崇木凼村古建舞台上听呜哇山歌,安泽感叹“文化是这片土地的主旋律和自信的来源”;在四川青神,安泽吃到“甜过初恋”的椪柑,并通过采访知道这里依托椪柑的脱贫体系基本建成……

安泽在中国农村

此时的中国不再是当年学姐手中的照片,是她亲身挖掘出的一个个故事的底片。2020年,她前往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读博士,将“文化走出去”作为自己的博士研究方向之一。

安泽在北大

2021年3月,北京大学发起留学生“知·行计划”,希望通过社会实践、走访调研、田野考察等途径,帮助同学深入走进基层政府、企业厂矿、社区农村,更好地读懂中国、理解中国,成长为促进中外友好交往的使者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力量。

留学生知·行计划赴各地考察

作为“洋北漂”,安泽不仅学习讲述中国故事,更在“文化走出去”的中国经验之下,思考如何让家乡拉脱维亚文化走出去。她在社交平台上开设自己的频道,拍摄中国行走Vlog,也通过对老乡和城市青年真实的采访,回应网友的好奇。

她的节目受到中外网友的好评,不止未曾谋面的网友开始向她询问关于中国的故事,拉脱维亚的家人也在亲身经历中感受中国的变化。

我爸爸是铁路工程师,拉脱维亚现在大多还是绿皮火车,我带着爸爸坐京津城际高铁,亲身感受到中国高铁速度、亲眼见到和谐号的设计,他一直在‘哇噻’。”

今年2月4日,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隆重举行,30位北大留学生在现场观看了开幕式,安泽是其中之一。从2008年第一次远望鸟巢,在屏幕前见证奥运会的开幕;到2022年进入鸟巢,成为冬奥会开幕式观众的一员,安泽见证了北京惊艳和温暖世界的“双奥”时刻。

北大冬奥志愿者及开幕式演员出征仪式

今年6月17日,在北大举办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研究”国际青年学生学者论坛上,安泽作为论坛开幕式的主持人,与来自几十个国家的青年学生学者在云端齐聚一堂,共享学术盛宴。小猫“元宝小姐”乖乖趴在电脑旁,跟她一起吸收学术知识。

安泽主持论坛开幕式

02 把人引导到地球上最丰富的国度之一

七十年来,北大不断把世界各地的青年,带领到这座“地球上最丰富的国度”。

大陆之南的温暖国度,国王拥有三位女儿,他以“掌上明珠”之意为第二个女儿取名。这位二公主不仅天资聪颖,博闻强记,还有很深的文化情怀。

公主名叫诗琳通,是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最偏爱的女儿。她对中国有浓厚的兴趣,年幼时便在父母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中国历史和文学。

我从小就知道中国这个国家了,虽然那个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泰国还没有建交,但我已经可以从新中国的电台听到新中国的声音了。”

诗琳通练习书法

1980年,中国明确外国留学生和从事研究的外国学者可以向学位授予单位申请学位;1981年,北京大学规划建设新勺园,用以接待来华留学生和外国专家:这一年,长大后的诗琳通首次访华,成为泰国王室成员访华第一人。

2001年,中国加入WTO,来华留学教育加速发展;这一年,诗琳通再访北大,集中研修中国文化一个月。

每天上午,公主的主要研修课,是汉语及其口语。老师讲,汉语中有很多敬辞,如口语中常说的“请”字,我们说“请进”“请坐”“请喝茶”等等。诗琳通请教老师:“请对方做什么事用‘请’可以理解,如‘请坐’就是请你坐,‘请喝茶’即请你喝茶;但是‘请问’不是请你问,而是我要问,怎么也用‘请’,自己请自己吗?”

教习公主的老师范春明说:“我教外国人汉语也有二十多年了,还从未有人问过‘请问’和‘请坐’二词中的‘请’有何不同。”老师们一番解释后,诗琳通才笑着释然。

诗琳通学习二胡

在演讲和接受记者采访中,诗琳通一直使用汉语。她认为,“中文可以把人引导到地球上知识最丰富的国度之一,而且越学越能体验到它的广博和深邃”。

诗琳通对儿童教育特别重视。于是,在中国学习语言时,她参加了一次口语实践活动:参观北大附小和北大幼儿园。

幼儿园里,孩子们正在校园里嬉戏玩耍。一个穿红毛线裙的小女孩儿将一束鲜花献给诗琳通,她接过鲜花,拉着小女孩儿的手,很高兴的样子。园长带着她们一起向楼里走去。小女孩不时扬起小脸看看诗琳通,忽然问她:“您怎么没穿白裙子?”

园长笑着告诉诗琳通:“孩子们都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诗琳通扑哧一笑,对小女孩说:“是啊,我没穿白裙子,我怕冷。” 她穿的是一身普通的西装,看上去跟一位幼儿园老师并无两样。整个参观过程中,小女孩儿一直紧紧拉着诗琳通的手。

诗琳通在北大获得名誉博士学位。2005年4月4日,在这位泰国公主50华诞之际,她又支持在北京大学成立了“诗琳通科技文化交流中心”。2007年,诗琳通倡导北京大学和朱拉隆功大学合作共同建立朱拉隆功大学孔子学院。自2001年后,诗琳通几乎每年都会访问北大,并一直给予北大师生深切的关怀和大力的支持。

诗琳通获颁北京大学名誉博士

“母亲曾经对我说,中国人读书求知,懂中文能懂得更多知识,事实也正如母亲所说的那样。”诗琳通说。

七十年来,北大不断把世界各地的青年,带领到这座“地球上最丰富的国度”。2014年,北京大学燕京学堂成立,以“跨文化交流:聚焦中国,关怀世界”为定位,中外学子同堂上课,围绕中国问题开展跨学科的交叉学术研究;2016年,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正式成立,采用国际化全英文教学方式,分享治国理政经验,共同探索多元化发展道路。

燕京学堂留学生与袁明老师合影

南南学院的各国留学生

2015年10月,北京大学将来华留学教育纳入“双一流”建设和国际化战略整体规划;2018年4月,“一带一路”书院发起成立;2019年,“未来领导者”项目正式启动,建设全英文高水平本科教育模式,为新型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外合作搭建桥梁。2020年,北京大学克服疫情困境,推出“国际暑期学院”平台;2021年启动北京大学“全球课堂”,让中外学生跨越地理和疫情的阻隔,感受远方的精彩。

“未来领导者”项目

全球课堂中外学子云上同堂上课

一代代来自世界的孩子们,在这里求学问道,习得一门新的语言和文化,他们从第三人称变为第一人称,为地球村的互联互通又打开一根毛细血管。

03 最幸福的事情,都发生在这里

“这遥远的东方古国始终牵动着我的心。”这是西伯利亚偏远乡村走出的小米沙的心声。

1946年,俄罗斯小男孩米沙上六年级。一节历史课上,老师给了15分钟时间,要大家收集讲述关于中国革命进程的内容。米沙用自己从报纸上、收音机和图书馆里收集到的信息,在课堂上做了一次汇报。老师觉得他讲得非常有趣,甚至带他开始了校外的巡讲。这是米沙第一次了解中国。

1948至1949年,米沙读七年级,在课堂上,他接触到了中国思想家——老子、孔子、孟子及墨子等的观点。“从这一刻起,我开始成为一个对研究中国文化、哲学、中国特点和中华文明感兴趣的人。”

四年后,米沙进入莫斯科大学学习。大二时,在选择以道德经作为论文主题,他首次接触到了郭沫若的著作,认为郭沫若是中国哲学历史方面的专家。

他决定给郭沫若写封信。四个月后,他收到了字迹工整的亲笔回信。郭沫若告诉米沙:

如果你真的想研究中国哲学,就需要掌握汉语,且不仅仅是现代汉语。

1956年,《人民日报》刊登了北京大学《外国留学生看汉语拼音方案》。周恩来总理高度肯定北京大学的做法:

很有成效,说明汉语拼音方案在这方面有很大优越性,汉字和注音字母是远不能跟它相比的。

米沙于是开始自学汉语。这一年,周总理率团访问苏联,当时苏联的教育部长叶留金组织第一批苏联赴中国学习的留学生,米沙名列其中。同在这一年,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决议,成立留学生工作办公室。

1958年,抵达中国的第二年,米沙来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中国哲学,师从冯友兰。由此,他一路钻研,直到后来成为中国人民熟知的“中国通”。在家人对他的昵称“米沙”之外,他拥有另一个声震世界的名字:米哈伊尔·列昂季耶维奇·季塔连科,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著名汉学家。

俄中友好协会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 季塔连科

在北大学习期间,北大哲学系响应“开门办学”号召,搬往农村,向农民学习。季塔连科成为当时跟随迁往农村的唯一一名外国留学生。在那里,他学会了“中式”的挖花生、收玉米、谷粒脱壳等技巧,成为当地的“劳动能手”,人们都来参观苏联的“米沙同志”如何劳动。

在那里待了七个多月后,季塔连科看到了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触碰到中国文化的最深层。与季塔连科有着多年交往的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齐齐哈尔大学教授李延龄回忆,劳动之余,季塔连科还坐在农村的炕头上,与冯友兰探讨“共产主义什么时候到来”。

“当季塔连科一手拎着一土篮农民赠送的地瓜,一手拎着一土篮农民赠送的花生,回到北京大学的时候,他对中国无疑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季塔连科像(高莽画)

爱情也在这块大地中结果。在中国,他与妻子迦丽亚结婚,生下第一个孩子安德烈。安德烈也像父母一样,成为了一名汉学家,来到中国工作。甚至在安德烈诞生的那家医院产房里,他的妻子又生下他们的女儿。

我本人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都发生在中国。我在这里找到了爱情,在这里结婚,在这里生了儿子。我的儿子成了汉学家,他的女儿也是汉学家。”

孙女如今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季塔连科希望他们将来也都能成为汉学家。

“这遥远的东方古国始终牵动着我的心。”这是西伯利亚偏远乡村走出的小米沙的心声。

像米沙一样,不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北大人,在这座园子,找到幸福,并将幸福传递。2022年,也是新中国北京大学开展来华留学教育70周年。刚刚迎来124岁生日的北京大学,收到了有着不同的面孔、名字、国籍,来自11个国家的留学生用母语献上的祝福。他们写下最多的字眼,是“家”“友谊”和“爱”。

04 家的感觉

“那是金色的秋天,北京显得很特别,天空很高很蓝,甚至远处的西山都看得特别清晰……从一开始待在这里,我就有家的感觉。”

1950年冬天,三女两男五个罗马尼亚青年乘火车经莫斯科前往北京。小伙子罗明和姑娘萨安娜都在其中。

到了满洲里,外交部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并且给他们发了帽子、手套等御寒衣物。到了北京前门的老火车站时,他们受到了全国学联和团中央等单位代表的热烈欢迎。

1950年,新中国与东欧五国互换留学生工作启动,“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成立。1952年9月,北京大学迎来“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14名外国留学生。10月,该班定名为“外国留学生中国语文专修班”,新中国北大来华留学教育工作大幕初启。

作为新中国第一批罗马尼亚的留学生,在教育部为他们举行的欢迎宴会上,罗明发言表示,“一定要成为罗马尼亚和中国之间的桥梁。”

首批来华罗马尼亚留学生与他们的中文老师(后排右一为罗明)

罗明的本名是罗穆鲁斯·约恩·布杜拉,“罗明”是他到中国之后邓懿老师给他起的中文名字。1952年,罗明来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得到了中国语言学大师王力教授等人的亲自指导。萨安娜则在历史系学习。大学期间,两人恋爱,并建立了家庭。

罗明的中文非常好,被称为“头五个会说中文的罗马尼亚人之一”。北大历史系的关秋岚教授是罗明夫妇多年的好友,一次罗明和萨安娜来家做客,临走时关秋岚想留他们多坐一会儿,罗明随口说道:“新鲜的鱼总是最好吃,可是要留到三天以后就臭掉啦。我们要是一直呆着不走岂不就变成臭鱼了吗?”大家一阵笑声之后,相约下次见面再聊。

20世纪50年代初,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拉手风琴者为罗明,右侧跳舞的女同学为萨安娜(照片由罗明家人提供)

1956年,罗明从北大毕业,校长马寅初签发了他的毕业证,衬底写着“为人民服务”。毕业后,他进入罗马尼亚外交部,专门从事对华关系工作,经历了中罗两国的许多重要时刻。他的同学们也被分配到罗马尼亚的重要机关,从那时起,罗马尼亚的单位里也开始听到用汉语朗诵诗歌的声音。

作为罗马尼亚驻华大使,罗明和妻子出版了《半个世纪的中罗关系》《象征的国度——从孔子到毛泽东》等多本书籍。萨安娜说,只要有大学请她去讲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外交,“不付讲课费,我都愿意去。”

2003年10月,退休后的罗明大使和夫人萨安娜博士来华参加“冷战时期的中外关系”国际学术研讨会(丁超 摄)

夫妻俩育有一儿一女,都生于中国,刚回到罗马尼亚时甚至不会说母语。女儿的中文名叫罗家幸,七十年代留学中国,与母亲一样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女婿中文名叫魏列,也来到北大留学,2002年出任罗马尼亚第14任驻华大使。儿子的中文名叫罗阳,两个孙女也按照中国习惯分别起名为罗玉娜、罗玉琳。

多年后,在萨安娜写给母校116岁生日的贺信中,她写道:

思绪飘回了1952年秋天,那时候我刚刚踏进北京大学红漆高大的西门。那是金色的秋天,北京显得很特别,天空很高很蓝,甚至远处的西山都看得特别清晰……从一开始待在这里,我就有家的感觉。”

北大是来自世界的孩子们的家。七十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留学生,成为这座园子的家人。留学生在认真努力学习之余,积极参与校园活动,文化活动与留学生社团蓬勃发展,世界青年在这里相知相连。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北京大学的留学生和留学生校友在世界各地竭尽所能,助力中国战“疫”,像家人一样温暖。

中外学生合唱参与中美人文交流

北京大学国际文化节

疫情期间,组织人员为留学生理发和发放保障物资

各国留学生学子助力战“疫”

一直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与这个国家分享同一个时空,找到自身在世界坐标系的位置,也用个体生命经验标记了一个国家的历史刻度。

在新中国北京大学开展来华留学教育七十周年的重要时点,国际合作部留学生办公室特别筹办“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新中国北大来华留学教育70周年”纪念展览。北大这座园子一切如昨,等待着远方。总有闪亮的眼睛,激动的脚步,不断地跨过城邦,越过河流,抵达这里,又从这里启程。

展览信息

时间:2022年6月30日(周四)至7月15日(周五)

地点: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纪念大厅

相关链接: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label id='Zs'><samp></samp></label><big id='Ht'><tt></tt></big><caption id='DfHWa'><optgroup></optgroup></caption><bdo id='uEuJ'><caption></caption></bdo><fieldset></fieldset>
        <thead id='vqq'><label></label></thead><center id='gA'><optgroup></optgroup></center>
          <label id='EIURfv'><base></base></label>